白银信息港

当前位置:

洪荒鼎皇 洞天

2020/01/18 来源:白银信息港

导读

洪荒鼎皇 洞天独角青犀已然发狂,不惜碎裂荒星,承受甚至有可能永远都无法凝聚出第二颗荒星的代价,也要将林江斩杀于此。顿时,那独角青犀

洪荒鼎皇 洞天

独角青犀已然发狂,不惜碎裂荒星,承受甚至有可能永远都无法凝聚出第二颗荒星的代价,也要将林江斩杀于此。

顿时,那独角青犀周身爆发出狂暴、雄烈狂狼涛涛一般,化作一阵龙卷风袭来。

其身尚未至,卷起的层层烈风便将林江吞噬,那烈风如同刀子一般,将林江身上兽皮皮袍尽数割裂,风刃在其身上挂过,如同刀锋一般锋锐,发出“铮铮”金鸣之声,溅起三点两点火花。

林江人在半空之中,无处借力,竟然避无可避,唯有硬碰硬一途。

一头二星荒兽碎裂荒星一击,以如今的林江万无幸免之理,他心中顿时沉重若山岳压来。

他双目圆睁,目眦欲裂,心中死亡阴云层层叠叠升起,蔓延开来。同时这也激起了他心中的凶性,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人在空中也不努力避退,只调动全身战气,铁拳捏紧,万千劲力相随,准备拼死一击。

既然避无可避,林江也便把心一横,冲着扬角而来的独角白犀,狠狠的砸出的拳头。

这一拳,尚未出,便激荡起层层风雷,征云平地起、风云滚滚聚,缠绕丝丝电流,劈啪作响,声若滚雷。

林江在生死危机之下,将这一式牛魔拳法:牛魔裂地施展到了平生极致。周身力量没有一丝一毫的保存,凝练至右拳之上,力量内敛,毫无消散。

并且,他战法入骨、入微,细微的调整,致使此一拳,经历不卸半分,暗合摧山断岳之力。

“喝――”

他狂喝出生,声音之中竟然似龙吟虎啸一般,充满狂烈雄霸之威,慑人之极。

一拳,风雷相携,电光火石之间,与独角青犀丈长长角硬碰硬,宛若水神共工一头撞断了天柱不周山一般,轰隆断鸣之声不绝于耳。

“啊――”

林江惨叫一声,右臂寸寸碎裂,在双方交战的剧烈肆虐的力量作用下,竟然一点点的成为粉末。

剧痛狂袭,林江看着自己的右臂一点点的化作粉末消失,甚至连半点鲜血、碎肉都来不及跌落,被狂暴的劲力撕扯成了齑粉,点点消散。

剩下的只有锥心之痛,与无边的恐惧。

“我要死了吗?”

林江心中恐惧蔓延,自问了一声之后,嘴角勾起不敢无奈的苦笑,失去了意识。

整个人被狂风席卷而去,若断了线的风筝一般,飘飘摇摇,如同风中残叶片纸毫无重量,身上被烈风撕裂,血肉碎末纷纷离体而去。

体内脏腑也在这凶猛的冲撞之下,尽数碎裂、移位。若非他身受荒龙精血改造,肉身远比一般千夫长强横的多,生命力旺盛之极,怕是早已在冲撞之中断送了性命。

“吼――”

那独角青犀与林江厮杀,此时可不好过,被林江巅峰一拳,击打在独角之上。那看似坚硬超越钢铁的独角,竟然应声崩断了半尺长。

此外,风雷肆虐,切割在此兽周身革甲之上,叮叮当当,若雨打芭蕉一般,无数火星四溅。

此兽一时躲避不及,右眼之中也被风雷席卷,顿时一蓬血水四溅开来,已然瞎了一眼。

此兽碎星一击,也只有一击之力,一击之后,体内气血乱涌、荒力肆虐,险些将体内静脉、内脏尽数撕碎。此刻也是无力护持己身,跌落而下。

“轰隆!”

一阵地动山摇,独角青犀庞大的荒身跌落在地面之上,压断了合抱之木、刚硬巨石,陷入地面之中。条条裂缝想树枝一般在地面之上蔓延开来,颇有几分骇人。

那独角青犀横躺在大坑之中,挣扎了几下,却翻不起身,只感到全身上下无处不痛,若万蚁噬体一般,唯有声声哀鸣。

最重要的是,原本留在此兽脖颈之处的断枪,被这么一压之下,顿时穿透此兽脖颈而出,枪头指天,披沥丝丝鲜血。更击断了此兽一截颈椎骨,伤了骨髓,致使此兽无法爬将而起。

那断枪之上,光华一闪,一道似实非实、似虚非虚的人影终于浮现而出,衣袍带风,展开身法急速,掠空空中直追着林江而去。

独角青犀看着姜凡离去的身影,眼眶之中满是仇恨,此外更有浓重的委屈之情,心中已然悲愤到了极致。

若不是眼前这个人类,它怎么会遭此大劫大难,命悬一线?

此时姜凡眉宇间早没有了平日里的淡然和高深,纠结在一起,满是阴云与担心之色。

很显然,他一首操控架构林江置身于如此凶险的历练之中,此刻见林江深受将死之伤,心中难免会升起担忧、愧疚之情。

此外,林江若是就此撒手人寰,命丧于此,那么他想要寻找到第二个有可能继承他衣钵的弟子,又不知道猴年马月去了。

却说林江被劲风冲撞,整具肉身都被烈风撕裂的破破烂烂,条条伤痕深可见骨,肌肉缺损,更有电蛇缠绕,周身若被烧灼一般,处处焦黑。

他肉身已然破破烂烂,命悬一线,若不是强大的生命力护持,吊住一口气,早已魂飞冥冥了。

一缕清风吹拂而至,顿时拖住了林江急速飞掠而出的身体。

人尚且在飞行之中,姜凡伸出右手食中二指,并指成剑,在林江身上极点。紧接着,他左手一招,顿时天地元气搅动风云,风雨际会而来,祥云瑞彩腾腾而起、金芒暖阳普照山林。

他接住林江一闪身,便已到了地面之上,期间祥云瑞彩跟随而来,凝而不散。

姜凡将林江置放与一块尚算平整的大石块之上,林江兀自昏迷不醒,面如金纸,嘴唇青zǐ,全身溢血,十分的凄惨。

姜凡把手一招,顿时天地变色,他身后出现了八口满溢祥瑞的洞天。

那洞天之中,或有瑞麟踏云、或有孔雀开屏而午、或有刀剑争鸣,皆绽放无量光,普照时间,滚滚元气在八口洞天之内盘旋,若海似渊一边,无穷无尽,充满了天地演化、恩泽万物无私无仁之感。

这就是姜凡的洞天,共有八口,洞天一处,便可沟通天地本源之处,接连天地意志,汲取天地间精纯元力。至此,人族武者便不需再为天地元气不足而担忧。

但姜凡毕竟乃是散魂之身,并无肉身之所在,更本应该乃是时间湮灭之人。

八口洞天一处,尚且并无任何动作,天地之间便汇聚层层叠叠的铅灰阴云,顿时风雷滚滚,霹雳闪电若银龙翻海,又若火树银花,肆意爆裂。

姜凡心中大惊,他没有想到自己刚刚撑开洞天,竟然引得天地劫云汇聚,就要降下灭世之雷罚,抹去他这个本应该湮灭于世间的存在。

并且,他撑开的八口洞天,竟然被一股无法违逆的力量干涉,纷纷开始倒悬缩减。

八口洞天之内的神灵皆悲鸣乱舞,竭自身之力对抗天威,却根本没有一点作用。无尽雷劫霹雳加身,顿时在嘶鸣之中化作虚无,消逆一空。

“该死!人界意志,你竟然如此不容于我么?我封神一脉,不也是人界子民么?为什么?我封神一脉不也行的人道之伦么?难道只因为我封神一脉,诸天封神么?”

姜凡冲天怒吼一声,满眼的怨恨之色。

他将一口钢牙都要咬碎了,红着眼在八口洞天将要齐齐湮灭之时,硬生生从八口洞天之中抓出一团金灿灿、黄橙橙,芬芳馥郁如花蜜、道玄莫闻玄又玄的元气出来。

姜凡将这一团元气一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急速打入林江口鼻之间,掌间光华闪耀,凝结成一个繁复之极,透着种种玄妙,道法玄妙的道印,烙印林江胸口之上,一闪而没。

“轰隆隆――”

姜凡所作所为好似激怒的天地一般,为天地意志所不容,顿时银龙咆哮电射而下,发出镇天怒吼,天地寂灭,雷劫以至。

姜凡收手,却依然来不及对抗倒垂之银龙,灭杀之雷劫。他已然身死,肉身早已湮灭,只剩下一缕兵魂,死不足惜,但却要连累林江遭此劫难,心中大为不忍。

雷劫将至,他全胜之时,自然可抵挡而已,甚至封神之法一处,未尝不可封断此雷劫。但以他如今的状态断然没有可能抵挡此雷劫,唯有运转全部战魂魂力,护持住林江听天由命而已。

不过,林江穿越此无尽时空来此人界,岂会如此轻易就折损了性命?

他还有自己的使命未完。

他体内的青铜鼎似感受到了林江生死危机,即将要在此雷劫之下化为齑粉。第一时间浮现而出,摇晃鼎身,虽然周身满是厚重铜锈,裂痕密布,看似残破不堪,但却有着无法揣测估量的力量。

此鼎坐镇林江肉身中央,三足鼎立,似有顶天立地、镇压祖脉山河之威,垂落下道道浊气,那浊气如同混沌未开之气,厚重凝实,凝而不散,蔓延护持林江全身。

顿时钟鸣声大作,犹如太极东皇钟响彻、夔牛鼓擂动,惶惶然洞天彻地、玄玄然治世之音。

更有无尽煌煌人道人伦之音,礼祭之声响起。

姜凡双耳直灌大道伦音,茫然睁开双目,只见天地早已变了模样,哪里还有半分荒山野岭、层层劫云、天昏地暗、雷劫降世的模样?

深圳种植牙与烤瓷牙区别
长春市治疗银屑病最好的医院
贵州医院看癫痫哪家好
泉州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中山哪家治疗男科医院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