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银信息港

当前位置:

在欧洲和经济问题上主要候选人极为相似

2019/09/14 来源:白银信息港

导读

"在欧洲和经济问题上 主要候选人极为相似"信和公用事业,在法国股市中的比重也不大。然而,法国市场的周期性可能比大家设想的更强。非必需消费

"在欧洲和经济问题上 主要候选人极为相似"

信和公用事业,在法国股市中的比重也不大。然而,法国市场的周期性可能比大家设想的更强。非必需消费品和工业行业占30%的份额,而在其他欧洲市场这两个行业的占比不足20%。(图片为巴黎股票交易所)

Gérard Grunberg和瑞银证券欧洲研究区项目管理Reda Mouhid谈了法国总统大选、主要候选人的政策及其对整个欧洲的影响。

R:Grunberg先生,法国总统大选目前呼声的是社会党候选人奥朗德。他是怎样的一个人?

G:奥朗德是一个乐于妥协、不怕争论的人。然而,他经常被指责缺乏勇气,在需要做决定的时候过于优柔寡断。他会以现在处于竞选阶段,如果当选情况将不同作为回应。

R:各候选人提出许多新想法。萨科奇建议就失业改革进行全民公决,奥朗德则提出增加富人群的税负,所得税率可达到75%。这些严肃的计划只为赢得选战?

G:我们只需看一下萨科奇和奥朗德,就能很清楚地看到选举因素所起的作用。萨科奇是对糟糕的民调结果做出的回应,这也是他提出将移民问题进行全民公决的原因,因为这样会严重分化法国选民。这并不是说他会实际组织一次全民公决。在法国,全民公决的结果可能与政府意愿相悖。而对于奥朗德先生提出的75%的所得税,则很可能获得通过,问题只是在于实际计划详情如何。

R:当选后这些竞选承诺难道会被忘记吗?

G:我们必须牢记几个重要事项。首先,奥朗德当选的可能性很高,这会使他所在的党派有很大机会赢得下议院多数席位。这意味着他将控制政府和国民议会,而参议院从去年开始已经牢牢掌握在左派手中。这就为执政党大展身手腾出巨大空间。如果总统所在政党在国民议会中有多数席位,法国宪法给予总统的权力很大。

"奥朗德重新谈判财政协议的机会不存在"

R:奥朗德先生希望重新评估欧洲达成的拯救欧元区的各项协议。如果社会党获胜,是否会在整个欧洲掀起巨大波澜?

G:社会党政府大幅改变现行经济政策的可能性很小。奥朗德说他会重新谈判今年3月达成的欧洲财政协议。但他没有机会。即使奥朗德反对将平衡预算的规定纳入宪法,但他仍会继续紧跟德国。他别无选择。

R:萨科奇和奥朗德在欧洲问题上是在为同一场战争而战?

G: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的。奥朗德需要找出与德国结盟的政治意义。他需要在"促进增长措施"方面推动各方象征性让步,但拒绝在赤字规定方面让步,但他知道自己没有选择。他当然希望德国社会民主党赢得2013年的选举。但他仍不太确定如果德国社民党重新执政,是否将采取同样的欧洲财政政策,特别是如果与基督教民主联盟组成联合政府的话。

R:从更长远来看,我们会看到向"欧洲联邦"的方向迈进吗?

G:在欧洲问题上,我认为非常惊人的是法国两大政党比人们想象的共同点更多。他们在这一问题上的立场证明两党对加强"欧洲经济治理"上的渴求。但同时,在重启欧洲作为一体化政治实体方面,两党并没有提出实际的建议。在德国,财长朔伊布勒建议以全体投票方式选出欧洲总统。但法国对此没有回应。另一方面,从历史原因来看,德国本身不愿意在欧洲政治权力问题担当重要角色,尤其是外交政策方面。一个重要的问题是,未来10年他们的立场是否会改变。但是所有的证据表明,法德联盟仍将是根本。

"在法国,人们可以上街游行并且确实会身体力行"

R:各主要政党政策是否在促进增长与降低债务问题上达成足够平衡?

G:主要政党当然很清楚国库空虚,他们必须降低负债。据估计,为达到预算平衡,法国需要减债1000亿欧元,这不是一个小数目。如果奥朗德当选,重要的挑战将是让左派和整个国家接受需要采取的大力减债措施。部分的挑战在于现在的领导人还未使他们准备好接受减债的事实。对左派来说,由于其奉行公共开支的传统,紧缩财政政策意味着重大的政治和社会风险。奥朗德是否足够强大来实施紧缩措施?当然他会有极大的政治权力,但这是在法国,人们可以上街游行并且确实会身体力行。

R:在萨科奇任上争议不断的退休和养老制度,奥朗德的立场是如何?

G:奥朗德还没有完全接受自己所在政党对于恢复60岁退休的建议。他所做的只是做出妥协姿态,而且将付出巨大代价。这是另一个他需要奋力抗争的领域,因为左派极为反对提高退休年龄。社会党及左翼选民将发现,承认下届政府没多少钱可花是很困难的事情。

R:郊区失业率问题似乎成了选战中被遗忘的角落?

G:年轻人失业率高达25%,而且还在继续攀升,是当前一个极为重要的问题。建立一套充分满足失业人群需求的培训系统被证明是不可能的。萨科奇的想法是失业者如想获得全部福利,就必须接受一系列培训。而得到工会支持的社会党的意见是,让工人在一生中不断学习并进行职业培训虽然看上去很美,但代价太高,而且必需对现有培训体制做重大改革。

R:Grunberg先生,您认为有没有无人谈论过但非常重要的改革?

G:法国的一大问题在于需要重新配置社会资源。在极端情况下,废除整个公务员条例可能变得非常必要,但是出于政治原因,没有那个政府敢于这样做。与萨科奇不同的是,社会党希望废除公务员退休两个只补一个的政策。捍卫全面保护型国家是他们的核心价值,这是未来任何社会党政府都将立即面临的一个挑战。 (作者系瑞银证券欧洲研究区项目管理)

Gérard Grunberg是目前法国知识分子中评论政治事件且把这些事件放置在欧洲大背景下进行审视的人选之一。作为巴黎政治大学欧洲研究中心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退休主任,Grunberg先生定期为Telos投稿,这是一家专注于政治问题的法国智库。他的文章涉及欧洲政治历史的广泛话题,他与Alain Bergounioux合着的《法国社会主义者与权力:野心与悔恨》,2005年由Fayard出版。


实体店怎样做微商城
微信的小程序怎么用
有赞微商城登入
标签

友情链接